风光背后的期盼

“鼓乐,以鼓为核心,构成一套音乐会,这对世界上所有音乐家都是一道难解的课题,但是,山西绛州人解开了。”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 朴东生 3月,在央视7套录制“神秘绛州千年回响”专题; 6月,晋京参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演山西专场演出; 7月,晋京参加“迎奥运群星奖优秀节目展演”; 8月,天安门广场参加奥运会重大文艺演出山西专场演出后,赴英国参加爱丁堡国际艺术节; 9月,返回山西举行建团20周年庆典; 10月,在香港文化中心连续举办两场音乐会; 11月,在苏州参加中国农民首届文艺汇演,获得最高奖“金穗奖”; 12月,赴上海巡回商演。

这是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2008年一年参加的主要演出活动。20年间,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遍演五大洲40多个国家,在探索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征途中,绛州鼓乐是我省迄今走的最远的文化品牌,是我省值得骄傲的文化名片。这期间,绛州鼓乐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立为“世界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列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这群从黄土地走出来的“泥腿子”,掸落身上的泥土,将山西鼓乐“打”进世界高雅艺术殿堂,为山西和中国源远流长的鼓乐艺术赢得盛誉。1月6日,山西绛州鼓乐艺术团团长王秦安做客本报,首次披露了该团风光背后的艰辛和他2009年的“三个期盼”。 “李鬼冒名李逵出国演出”盼:尽快规范国内演出市场 王秦安:很多人以为我们无限风光了,其实,我们每走一步都充满了艰辛。鼓乐艺术团成立之初,银行不给贷款,靠民间高息贷款维持生存。2000年,看好长三角演出市场后,我们主动出击移师上海,在上海嘉定扎下根来,转入良性循环,演出市场逐步扩大。可是不久,我们就发现上海等地一些同样打着“绛州鼓乐艺术团”旗号的“克隆团”,一夜间竟然冒出许多,欺骗媒体,混淆视听,与我们争夺市场。令人难以容忍的是他们“三角猫”的功夫简直就是在砸绛州鼓乐的牌子。有的“李鬼团”竟然还冒名顶替我们,获得了出国演出的机会。经历了这些,我们盼望国内演出市场尽快规范。 记者点评:王秦安,曾任新绛文化馆馆长。他从收集、抢救整理民间文艺入手,把流传于民间的绛州鼓乐发扬光大。1988年,他将散落的民间鼓手组织起来,率领他们用手中的鼓槌“打”出娘子关。1988年在北京“龙年音乐会”,王秦安和他的绛州鼓乐艺术团名声大噪。一炮打响后,这支最基层的民营民间艺术团体始终不渝地坚持弘扬民族民间艺术,为中国鼓乐艺术的发展、壮大而奋斗着。移师上海后,该团竟招致“李鬼团”冒名顶替出国演出,这说明国内演出市场还不够规范,急需打假,亟带规范。 “中国民间文化在国外真的很受欢迎”盼:通过正规渠道走出去 王秦安:中国民间文化在国外真的很受欢迎,它能够打动人的心灵,能够帮助外国人了解中国。前不久,我们首次出访丹麦,参加在奥尔胡斯市举办的丹麦“在东方”艺术节。一开始,由于对中国缺乏了解而存在偏见,尽管到过中国五次的奥尔胡斯市长和艺术节总监发表声明对中国艺术团的到来表示欢迎,但奥尔胡斯市音乐厅总经理反应冷淡,对我们提出场地布置等要求根本不予理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顾全大局、克服困难,以充满激情的精湛演出征服了观众。 演出结束后,音乐厅总经理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说:“恐怕10年内,奥尔胡斯市音乐厅再也不会有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了。”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采访时,他连用了3个音乐厅的“第一次”来形容我们的演出:第一次观众全体起立,第一次看到足球场般的狂欢,第一次观众如此长时间的鼓掌。出国演出,迎接我们的并不全是鲜花和掌声,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的1997年,我们先后到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演出,由于出国经验和对形势估计、准备不足,遇到了一系列困难。一些民营民间艺术团体的出国演出由一些并不具备实力的国外华人小公司承办,各个环节很不规范,十分影响演出效果,希望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我们盼望通过正规渠道走出去。 记者点评:以其在国外演出的亲身经历,王秦安感觉中国文化在国外市场前景广阔,特别是民族民间文化在国外很受青睐,但作为一家民营院团视野很受局限。比如,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作为世界最大规模的艺术节已经有60年历史了,他们才第一次参加。一些民营民间艺术团体出国演出常由一些并不具备实力的国外华人小公司承办,乃至吃亏、上当的事屡屡发生。他希望引起政府重视,民间艺术交流同样通过正规渠道进行。 “出国演出的手续太繁琐”盼:开通文化“绿色通道” 王秦安:其实,我们现在还没有真正迈出到海外商演这一步。除了接受任务出访演出外,基本上是等待对方邀请,再层层申报出境演出。除了我们实力还不够外,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作为演出团体,出境申请、签证、办证的手续太繁琐。每次出去都要经过从县、市到省里文化、外事等部门层层申报审批。每一次都要从头做起,每一个环节都要亲自去跑,找主管领导,分管领导签字。团里那么多演员,千头万绪,哪一个环节都耽误不起。有时,一个人、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要折腾几个来回。去年,团里一位年轻演员要出去,需要办公证手续,要父母陪同,带身份证、户口簿等证件,仅因为身份证有点问题,就市里、县里来回跑了十几趟。像我们这样经常出去演出的艺术团,政府有关方面是否可以考虑简化手续,建立一条更快捷方便的“绿色通道”。 记者点评:出国演出,手续繁琐,甚至出现因办手续延误了演出日期,成为绛州鼓乐艺术团等民间艺术团“走出去”面临的尴尬。与中央、省市一级的演出团体相比,手续上的繁琐客观上限制了一些想“走出去”的民间艺术团和民间艺人。简化手续,为中华文化走出去开通“绿色通道”,应该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王团长还谈到了资金、人才等方面的困难,但这位老团长对绛州鼓乐团的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