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回望

午夜的医院寂静到无声,护士小静坐在柜台里,今天是她第一次值夜班,环顾着走廊和拐角,心里总觉得毛毛的,似乎随时会出现恐怖片中的场景,还好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时走廊尽头传来了笃笃笃的声音,此时寂静的时刻显得格外响亮。

小静大着胆子探出头,走廊中间有一团漆黑的影子,伴随着笃笃笃的声音慢慢的往柜台移动,听着脚步声逐渐靠近,小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已经是后半夜了,走廊里只有柜台这里开着灯连带着周围的地面散发着淡淡的微光,小静脑海里满是恐怖片中的场景,甚至有了逃跑的念头,好在那团影子经过柜台地上露出清晰的影子,小静才把悬着心的心放了下来。

不是鬼,是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大概二十多岁,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旗袍,苍白的肌肤,殷红的口红,头上盘着发髻别着一根簪子,双手戴着一对手镯。

小静不禁有点恍惚。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找张医生。

张医生?我们医院有好几个张医生呢,你找哪一个?

他他他叫张俊。

原来你找张俊医生呀,他的办公室就在走廊尽头

谢谢你,可是已经知道了要找的人在哪儿,女人却显得有些犹豫。

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不是,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

嗯。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将双手搭了小静在肩头,小静只觉得一阵冰凉的感觉透过护士服由肩膀窜至全身,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医生正在办公室里悠闲的看着书,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抬头一看原来是护士小静。

小静?这么晚了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想跟张医生聊会儿天。

那你说,咱们聊点什么呢?

小静绕到了张医生的背后,手有意无意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如,我们就聊聊爱情吧?张医生,你觉得爱情应该是怎样的?

我觉得爱情应该是纯洁无暇的,不为名利金钱所改变,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的。

每个人?包括张医生你?

呵呵那当然。

可是你确定自己就是那样做的?张医生,你觉得你不是那种为了名利金钱背弃爱情的人吗?

我当然不是那种人。

张医生撒谎可不好哦。

张医生觉得今晚小静有点阴沉,说话阴阳怪气的。

如果张医生你为了钱,抛弃了一个很爱你的女人,后来女人为此死掉了,你觉得你应该付出什么代价?

那我应该应该应你说说我该付出什么代价?

你应该死。

小静从背后用纤细双手掐住了张医生的脖子,带着强烈怨恨之气慢慢的收紧,张医生感觉呼吸一点一点点的困难。

呃呃呃张医生喉咙里发出难听的声响。

你知道我有多爱她?你却抢走了她,最后又把她抛弃了,是你是你害死了她!

小静的双手继续用力着,不给张医生丝毫的喘息空间,张医生奋力的想扒开小静的双手,却只是最后的徒劳,张医生最后无力的垂下双手,双目圆瞪,死了。小静看着被掐死的张医生,笑着走出了张医生的办公室。

休息室里,女人望着躺在床上还未清醒的小静,小妹妹,谢谢你帮我这个忙,我也没什么好报答的你的,这对手镯就算我的小小心意,祝你幸福。

女人将手镯轻缓的塞进了小静的枕头底,然后转身离开。

小静是在中骚动声中醒来的,走出值班室,只见警察正跟护士匆忙的跑进跑出,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小静拉住了一个经过的护士。

请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哦,你还不知道吧?张医生死啦!

你说张医生死啦?

是呀,听说是被人掐死的。

小静望着张医生的办公室,好像触碰到了某条敏感的神经,随即投入一天忙碌的工作中。

忙了一天的小静回到休息室,刚一躺下就感觉被什么咯了一下,她轻轻挪开枕头,底下是一对红色的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