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仙

长远县王璇,暴病而死,魂魄来到地府,阎王勘察生死簿,发觉王璇阳寿未尽,乃小鬼抓错了人,忙责令送她还生。

小鬼不敢怠慢,可是回到阳间一瞧,王璇尸体已经腐烂,鬼卒担心阎王怪罪,跟王璇商量人做鬼则辛苦,鬼成仙则快乐。我让你做一名鬼仙,逍遥快活,何必做人?王璇心想尸体没了,做人不成,做做鬼仙也未尝不可。于是点了点头。

鬼卒道:离此地不远有一正在炼丹的仙翁,已炼成金丹。我去将金丹偷来送给你服用,从此后魂魄不散,长存不死。纵横红尘,随心所欲,你愿意吗?

王璇大喜,忙道:愿意,愿意。

鬼卒在前引路,至一宅院,宅院深深,仅有一仙。月光下一位仙翁,抬头望月,缓缓吐气,专身练功。一粒金丹藏在屋中。鬼卒疾步进屋把金丹一把抓在手里,命王璇张嘴。将金丹塞进她肚中。

金丹被偷,仙翁不惊又不怒,自忖金丹有了很好的归处,微笑离去。

王璇也与鬼卒分别,王璇回到家中。她丈夫刘生不知详情,非常诧异,王璇告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刘生才恍然大悟,非常欢喜。

尔后王璇在家中住下,饮食起居,一如平时。一日,刘生的朋友贾某,前来拜访,一番寒暄后,刘生就把他的妻子王璇是鬼仙的事情告诉了贾某。并且叮嘱贾某守口如瓶,不要跟任何人透露,贾某点头答应。贾某对刘生说道:我与你交情很深。如今我有危难。你的妻子王璇身怀异术,可以游走四方,你愿意说服你的妻子帮助我吗?

刘生唯唯答应。贾某又道:你的妻子如今乃鬼仙,神通非凡,医病不用药,且能知过去未来,她要帮助普通凡人的事情应该是易如反掌。

刘生道:放心,她绝对会做到的。

刘生对王璇说了贾某的话,王璇侧头想了想,便答应了。他们结伴游山玩水。这一日一条大河横在他们眼前,刘生找来一条小船。刘生和王璇摆渡,贾某和他的小妾婉珍坐在船上。贾某一看时机已到,故意在河中心的船上身体摇晃。婉珍在旁边扶他,贾某顺势把婉珍推入水里。

他们来到山西地界,听百姓们言语中提起:此地有太行山,山中有个静月庵,他们路过静月庵,贾某看见一个酷似婉珍的女子正在静月庵门前走动。贾某做贼心虚,慌忙拉着刘生下山

王璇悄悄跟刘生说:贾某不是一个好人。刘生点头,回到府邸。

有一日,刘生在府邸喝茶。仆人禀报:贾某贴身奴仆贾六求见。

贾六见到刘生求他带着他的妻子王璇速到贾府给贾某看病。刘生猜想贾某一定把王璇是鬼仙的事情跟贾六说了。他们来到贾府。只见贾某昏倒在床,人事不知,拉被摸手,均无反应。

王璇对刘生小声道:贾某魂魄被勾,我这就去找回来,你随机应变。语毕,屋中刮起一阵微风,刘生心知杜明,知道王璇已经离去,对贾某的妻子道:令兄虽然危急,不过还有救。

贾某的妻子陈氏问要用什么药材,我吩咐下人去准备。

刘生笑道:无需用药材,令兄并非生病,只不过魂魄离体,我已暗中派人前去寻找,且稍待片刻,咱们去大厅中喝杯茶水,如何?

陈氏不敢推辞,领着刘生前往大厅歇息,送上香茗。

一个时辰后,王璇成功将贾某魂魄寻回,塞入躯壳,禀报给刘生知道。刘生闻言起身对陈氏道:令兄病情已经痊愈,请随我入屋查看。来到屋中,贾某仍然沉睡不醒,陈氏问道:你不是说他病好了吗,怎么仍是昏迷不动?

刘生道:别急,令兄昏迷时间过长,魂魄虽已归位,但血液尚未畅通。你且用手摸他,不出片刻,便会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