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杀人案

胡娜娜的父亲是房地产大亨,家境很殷实,她自己又是独生女,所以整个家庭都偏爱着她,有啥好吃的好喝的都紧着她,零花钱类的更不用说。 胡娜娜就像是一个金凤凰一样,穿金戴银,高傲的不得了。平时动不动就朝周边的人发脾气。每当这时大家都说,胡娜娜的公主病又犯了,还是躲着为妙。一来二去,娇气的胡娜娜越来越不受大家待见。 这天,胡娜娜又因一件很小的事和同宿舍的女孩严莉莉发生了争执。 起先严莉莉将还没有洗完的衣服刚投进洗衣机时,胡娜娜满头大汗地跑进了宿舍,严莉莉礼节性地问胡娜娜刚才是去哪了。胡娜娜哼着鼻子说,刚从艺术团回来,被高年级师兄邀去跳舞来着。接着,严莉莉又斜睨着她,突然蹦出一句:反正艺术团不是你这种人去的,说了你也不懂。 本来这话听上去不怎么扎人,但对严莉莉来说,这很让她的自尊心受创。 严莉莉是个乡下丫头,穿的土里土气,总爱梳着个大辫子,怎么看怎么像村姑。平日里胡娜娜没少对严莉莉的装扮评头论足。严莉莉想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就忍了。可今天严莉莉心情很糟糕,她刚接到家里来的电话,说母亲的头疼病又犯了,家里没钱治疗,只能在床上挨着痛。严莉莉正为这事揪心呢。一听到这话,怏怏不乐的严莉莉心里立马腾起了火,她想凭什么家里有钱就可以耀武扬威?凭什么胡娜娜随便买件衣服就可以花掉一千多块,而自己的母亲却连最基本的医药费也支付不起? 严莉莉越想越怨恨,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她,这次决定不再沉默,她狠狠地瞪着胡娜娜,没好气的说:就你能耐,就你有钱,指不定是你老子通过什么歪门邪道得来的呢。 趾高气扬惯了的胡娜娜一听,立马锁上了眉头,想不到平日里焉了吧唧的严莉莉竟敢跟自己顶嘴,而且说得话正好戳中了她的痛处。她早就听说,父亲的钱来的并不光明,很多都是克扣农民工的血汗钱或者是建材老板私下里贿赂给他的。心中本就忐忑的胡娜娜一下子恼羞成怒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她叫嚣着冲到了严莉莉的跟前,二话没说啪地甩了严莉莉一个嘴巴。 严莉莉也被打蒙了,愣怔着呆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毫不客气地拽起了胡娜娜的头发,往旁边一抡,胡娜娜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狠狠地磕在洗衣机上,额头立马肿起了一块青紫色的大包。 二人你来我往,你扯我撕像一个悍妇似的斗将开来。但毕竟严莉莉是农村姑娘,身子弱,禁不住胡娜娜的撕扯,不一会儿,严莉莉的脸上身上就有了好几处乌青,痛得严莉莉倒吸了一口凉气。打红了眼的胡娜娜并没有准备善罢甘休,依旧不知轻重地将严莉莉的头磕在洗衣机上。 严莉莉逐渐失去了意识,头变得昏重起来,噗通,严莉莉孱弱地倒在了地上。 胡娜娜这才停了手,一瞧,严莉莉头后部都冒出了血,顺着发丝流了下来。样子看上去恐怖极了。恢复了理智的胡娜娜这下着了慌,用手推了推严莉莉。严莉莉僵硬的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胡娜娜,又用手去探严莉莉的气息。天啊,她竟然失去了呼吸, 胡娜娜吓得一下子蹲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她的,怎么会出人命? 胡娜娜脚底窜起了丝丝的凉意。如果被发现我一定会蹲大牢的。一个念头猛地冒了出来,吓了她一跳:对,毁尸灭迹。 胡娜娜跑到浴室接了一桶水,冲洗净了地面,又找来一个很大的皮箱,将胡娜娜的尸体蜷曲成一团,费了好大的力才装了进去。一切收拾妥当后,胡娜娜依旧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心中的恶魔被唤醒了,胡娜娜万料不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罪恶的事来。 回到家后,胡娜娜支支吾吾地将事情告诉了他父亲。胡娜娜父亲一听,惊的长大了嘴,女儿竟然杀了人。 他劈头盖脸地给了胡娜娜一巴掌,骂道,以前你娇惯一下也就罢了,可现在你闯了这么大祸,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听我的话,赶紧去公安局自首吧。 胡娜娜万想不到平时一直宠溺着他的父亲会劝自己去自首,心中立马惊慌了起来,不管不顾地打开了窗子准备往下去跳,她对着父亲说道: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死,我还不如死在家里着好,省的做一个孤魂野鬼。 胡娜娜父亲看到女儿以死相逼。刚才硬起来的心一下子软了,忙摆手道:好好好乖女儿,你别跳,别跳,我帮你还不成吗。 晚上十二点,校园里一片宁静,这是个没有月亮没有繁星的夜晚。校园的林荫小道上蹑手捏脚地走着两个人。乍一看去像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幽灵。 你把她藏在哪里呢?一个男人的声音。 在床底下。 你们宿舍有人吗? 没有,她们都不跟我住,大一的时候就搬了出去,宿舍里只有我和严莉莉两个。女生低声说着。 哎,你呀..男人长叹了一声,欲言又止道:把宿舍的钥匙给我,我先上去,你帮我看着保安。 这个学校因为是女子学校,女生寝室楼的楼门一般不会锁,男人没费多大力就弓着身子窜进了寝室楼。他贴着墙壁向四楼414寝室爬着,生怕惊动了楼里熟睡的女同学。 不一会儿男人又下来了,手中并没有拖着箱子。 怎么呢?箱子呢?女生看着男人空着的手,忙问道。 怎么不见了我翻了你的床下,箱子里没有尸体啊。男人狐疑地看着女生。 怎么会,你有没有搞错,是一个棕褐色的皮箱啊。女生心里咯噔地一跳,隐隐感觉到不安。是呀,但里面没有尸体,依我看肯定是那女生没死,自己爬出来了。小姐我们回去吧,你那宿舍里怪瘆人的。男人乞求道。 哼,没出息,你不帮我把事情搞清楚,我就回去告诉我爸,让他扯了你的职。女生威胁男人道。 那那我们上去再瞧一眼。男人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女生和男人又重新爬上了414寝室。夜更黑了,宿舍里静的出奇,连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地板上只有噗噗的脚步声,气氛显得诡异极了。 女生俯下身子爬到了床底下,将一个棕褐色的箱子拖了出来。打开拉链,什么都没有。 咦,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拉了拉链的,她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女生一边叨咕着,一边向屋子四周看去。突然她感觉到背后一边阴凉,像是有一个人在定睛瞧着她一样,那种感觉很强烈。不知何时,跟他同来的男人不见了,空气中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女生有点毛骨悚然。 你在哪?女生战战兢兢地问了男人一声。 我我在你身后啊.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女生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吓得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那个声音是是严莉莉的。 转过头来,一个迷糊地身影就贴在她的面前,离她只有一个指头的距离。 胡娜娜第一次感觉到彻骨得害怕。身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蹂躏致死的严莉莉。她披头散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胡娜娜。胡娜娜看到她每往前挪一步,都有一大滩的血滴下来,头颅也似乎不像是跟身体连接在一起的,别扭地偏向了一旁。 胡娜娜动不了,也喊不出声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双僵硬的手伸向了自己